">

你好,少将大人 第1132章 说话算话(第二更求月票)

小说:你好,少将大人 作者:寒武记 更新时间:2017-09-14 13:41:28 转码源网站:少年文学正在进行转码阅读,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霍绍恒跟顾念之分享庭审shì pín,这是他专线特批的,别人没有这个特权。

  “今天是蔡颂吟、谭东邦和洪康全三人的庭审。”霍绍恒搂着顾念之窝在沙发上,把shì pín接入对面墙上的挂壁大电视。

  顾念之吃完一顿饱饱的早饭,其实这时候昏昏欲睡,再加上这几天确实缺觉缺的严重,霍绍恒的怀抱又让她无比温暖安心,很快枕着霍绍恒的胳膊睡着了。

  霍绍恒将电视的声音调小了点,挪动了一下身子,让顾念之睡得更舒服。

  电视上,蔡胜男跟白悦然正在唇枪舌战。

  “法官大人,我的当事人虽然跟谭东邦依然是夫妻关系,但是众所周知,谭东邦公然出轨,两人的感情早已破裂。之所以没有离婚,是我的当事人顾念夫妻情份,不想谭东邦的事业毁于一旦。”

  “而谭东邦的所作所为,早就已经将我的当事人排除在他的核心圈之外。我的当事人对谭东邦的卖国行为一无所知,所以无法跟他承担连带责任。”

  “而且我的当事人还有立功表现,希望法院网开一面。”

  蔡胜男说完,对着蔡颂吟做了“放心”的眼神。

  蔡颂吟微微松了一口气。

  她当然是不想和谭东邦一样被告叛国罪。

  这种罪要么死刑要么无期,没有第三种可能。

  而且她真的不知道谭东邦还跟rì běn人有联系。

  如果她早知道,一定早跟他离婚,而且检举他了……

  蔡颂吟虽然爱弄权,但这一点底线还是有的。

  这种为了权不仅不要脸,而且不要命的男人,根本不值得她再费任何心思。

  她抬起头,看见白悦然站了起来,开始质询。

  “法官大人,被告蔡颂吟跟谭东邦一直是夫妻关系,这是法律上认可的事实。至于对方律师说她跟谭东邦卖国这件事一点关系都没有,也是自由心证,她拿不出任何证据证明两者之间没有关系。相反,我这里有很多材料,证明蔡颂吟对谭东邦的选举一手掌控,说她不在谭东邦的核心圈,纯属信口开河。”

  白悦然看也不看蔡胜男,将所有的资料上交给法庭。

  蔡胜男有些脸红,但还是站起来说:“以前选举的时候是核心圈,但是自从谭东邦跟顾嫣然出轨的事情闹出来之后,两人的夫妻关系就名存实亡了。”

  “但还是有名,有名就有法律支撑。至于是不是实亡,不是法庭研究的事。”白悦然抓住蔡胜男话语中的lòu dòng连削带打,“蔡大律师,你不能这样,我跟你**律,你跟我讲感情。这样怎么能辩出真伪?”

  “我这里也有证据,证明我的当事人从谭东邦出轨之后,就一直跟谭东邦处于分居状态。”蔡胜男笑着转身,看向一脸严肃的白悦然,“这种分居状态,离婚法庭都是认可的。不会军事法庭反而不认可了吧?这就是我说的名存实亡。”

  白悦然微微一笑,“是吗?但蔡颂吟跟谭东邦就算婚姻关系名存实亡,但是蔡颂吟跟洪康全可是有很密切的合作关系,而洪康全才是真正叛国罪的最大祸首,蔡大律师,请你解释你的当事人跟洪康全过从甚密,是什么原因?”

  这确实是最难洗的一点。

  蔡颂吟微微抬起眼皮,看了白悦然一眼。

  霍绍恒向她保证过,如果她把事情说出来,就会给她争取当污点证人的机会,而且不会在法庭上就这件事控告她。

  白悦然这么做,难道她不记得了?

  电视机前的霍绍恒也是怔了一下,马上接通白悦然的蓝牙耳麦问道:“白处长,蔡颂吟已经跟我们达成协议,转作污点证人。”

  意思就是,不要追着洪康全和蔡颂吟之间的联系做文章。

  白悦然是知道的,但她觉得应该敲打蔡颂吟一下,不然无声无息地把这件事抹过去,她还以为是她自己的能耐呢……

  蔡胜男果然很是为难。

  这件事确实是最难辨的,而且她知道蔡颂吟直到上庭的时候都没有跟她说跟洪康全到底是什么联系,只说是她闺蜜的丈夫。

  因此蔡胜男硬着头皮说:“洪康全是我的当事人最好闺蜜的丈夫,请问检控官说他们过从甚密是几个意思?”

  “是吗?最好闺蜜的丈夫?”白悦然嗤笑一声,但也没有继续追究下去了,“好吧,这一点暂且不论……”

  她已经用语气和姿态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蔡颂吟汗流浃背,这时才觉得又活了过来。

  她用手背抹了一把额头的汗,听见法官已经在宣布判决书了。

  “被告蔡颂吟,叛国罪不成立,贿选罪成立,操纵大选罪成立,没收名下参与贿选和操纵大选的公司的资产。因在等待期间有立功表现,特判处五年有期徒刑,缓刑一年执行。”

  缓刑的话,只要在缓刑期间不要继续触犯法律,她就能给蔡颂吟争取进一步的减刑,最后不用坐牢。

  这已经是她能做到的最好成绩了。

  蔡颂吟苦笑一下,头垂得低低的。

  她是不用坐牢了,可是她也前途尽毁。

  目前她唯一欣慰的是,她及早给谭贵人设立了信托基金。

  可以说,只要谭贵人还活着,就能通过信托基金领钱,领一辈子。

  白悦然和蔡胜男同时向法官表示感谢。

  这个结婚,她们俩都喜闻乐见。

  这场官司打完之后,蔡颂吟就当庭释放,跟着蔡胜男和谭贵人回去了。

  她心事重重地握着谭贵人的手,说:“囡囡,这件事你别怕,妈咪没事。”

  “我不怕。”谭贵人强忍着泪水,“妈咪能回家就好。”

  蔡颂吟叹口气,“……我没看错人,霍绍恒还是对我网开一面,没有穷追猛打。”

  如果霍绍恒就是抓着她跟洪康全的关系不放,那个博主命案的事势必会被翻出来。

  洪康全杀博主,是有另外原因的,蔡颂吟只是他将计就计的替罪羊。

  谭贵人心里一动,擦了擦眼泪,“妈咪是好人,霍少也是好人,好人才会帮助好人。”

  蔡颂吟拍了拍她的肩膀,“天不早了,你给我做点午饭吧?”

  “啊?午饭?自己做?”谭贵人手足无措,她只会做方便面。

  蔡颂吟想起来女儿不会做饭,马上拿起她的shǒu jī,在附近的餐馆订了两份外卖。

  ……

  中午一过,就是谭东邦的审讯。

  他的案子就快多了。

  因为他没有请到蔡胜男这个级别的律师,当然干不过白悦然这个法务处处长。

  很快,法庭宣布:“谭东邦跟境外势力勾结,用不正当手段干预两次大选,扰乱大选罪和贿选罪成立,叛国罪成立,一审判处无期徒刑。”

  谭东邦一听就炸了,“凭什么蔡颂吟就只判五年,我却要判无期?!太不公平!我要上诉!”

  法官从老花镜里抬眸看他,冷冷地说:“上诉是宪法赋予你的权力。你可以上诉,但是我们一审的结果不会变。”

  ……

  谭东邦被法警带下去了。

  很快,洪康全也被带了进来。

  他的目光呆滞,走路的时候都是被两个法警掺扶着放到被告席上。

  他请的律师也是刚出炉的菜鸟律师,因为别的律师一听他的案子就不肯为他辩护。

  只有这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新记者,才会不顾上面人的意愿,恨不得将这个案子翻个底朝天。

  可是事关特别行动司和国家利益,怎么可能事事公开?

  霍绍恒目光深邃无比,看着电视上快要出来的结果,在心里倒计时。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刚数了十下,洪康全那边的律师就被白悦然怼得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洪康全还是呆呆地坐在被告席上。

  霍绍恒又数了五下,法官已经在开始宣读审批书了。

  “洪康全叛国罪成立,导致同僚命丧大海,多名同僚受伤,倒卖国家特级机密,罪大恶极,着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洪康全这时一直呆呆的眼神才跳了一下。

  然后,像从一个长长的梦里醒过来。

  他默默地听完审判,只提了一个要求:“行刑前,我要见霍绍恒一面。”

  “为什么?”法官面无表情,“我们需要一个合理的理由。”

  洪康全想了想,“总之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也就是为什么要把他活着抓回来的原因。

  这是第二更。今天三更。

  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哦!

  第三更改一下时间,是晚上八点,亲们表记错了。

  么么哒!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悟空追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你好,少将大人,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你好,少将大人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