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飞升失败 162 海天一线

小说:飞升失败 作者:诗酒会春风 更新时间:2018-05-18 23:34:20 转码源网站:78小说正在进行转码阅读,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世间法宝,形态万千。然这形态,却也并非可以肆意为之,需以辅助阵法形成为根本。而阵法之道,也非肆意,需以适合修者本身为宜。

  如那魔族修者,多以霸道法诀修行,故而魔族法宝,多以刀枪棍锤为多。此类法宝,形态或宽或长,最宜布置多种阵法,以强化法诀的输出。而修真者,多喜飘逸潇洒为妙。如万宗灭之类专喜霸道法诀者并不常见,故而修真者多喜飞剑。飞剑形态轻盈,身窄体薄,法诀作用极快。

  阵法越多,法宝越大,反而越是使得法诀打出的速度变慢。但经过阵法改变加强的法诀,自然威力更强。阵法越少,法宝越小,打出的法诀速度自然也就越快。但这样的法诀,攻击力自然会弱很多。

  鱼和熊掌,总难兼得。

  而法宝的好坏,自然就取之于鱼和熊掌之数了。能让法诀更快,力量更猛的,自然是好法宝。

  炼器之道,此即关键。

  这一点,莫说秋蓉和海北,即便是许心晖,也是了解的。而且,许心晖还认为,一个人所使用的法宝,如果品阶过高,其实也并非是一件好事。就好比一个三岁孩童,用一把轰天大锤,那也是伤不了人的,反倒不如拿一把尖利瓦片,来的更有威胁。

  所以,纵然海北认为许心晖准备的这些垃圾材料至多炼制成灵器,许心晖也不需要灵器。他需要的,只是一把符器。至于符器的外形,他并不是太过在意。

  可不在意,也并非什么外形都可以。

  眼看着海北画出来的草图,许心晖的脸色有些难看。“我说,海兄,我要的是法宝,不是菜刀!”

  秋蓉忍着笑,瞥了一眼海北在地上随手画出的图案,道,“我觉得这菜刀挺适合你的。低调奢华的菜刀,用来打架,还是很拉风的。”

  海北没兴趣跟秋蓉和许心晖说笑,只是很认真的说道,“要快,要狠,这把菜刀,最是好用。菜刀足够宽,可以布置不少阵法,而菜刀很短,自然也能让灵力穿过法宝时受到的阻碍更少。故而,要快也好,要狠也罢,自可以随心所欲。据我所知,魔族的一些高手所用的锤斧之类,即是此理。”

  许心晖苦笑,“那这菜刀,也太难看了吧?”

  秋蓉却看着海北,道,“海兄归为海北君王,不知海北之地,可有什么精妙阵法可用?”

  海北道,“精妙的阵法多了去了,只是这些材料太烂,承受不了太过精妙的阵法。不过……若是辅以我海北之地的‘海天一线’,或许多少还能用上一两个。”说罢,又笑道,“陆兄这等炼器名家,可有什么想法?”

  “想法么,倒是有很多。我只是在想,可否将《探花诀》的藏匿之法,镶嵌其中。想到那混沌之地的无形剑气,当真还是不错的。菜刀配以无形无势的法诀,如此扮猪吃老虎,想来还是能让不少人吃亏的。”秋蓉道。

  “扮猪吃老虎固然不错,但若是不幸,遇到高手,真被当猪宰了,那就可悲了。”林小舟的声音,竟从门口传来。她抱着胳膊,笑吟吟的站在门口,低头看着地上的菜刀草图,“配以魔族的‘魔焰滔天’的原理,偶然装一次高深,还是很有必要的。”

  海北看向林小舟,道,“垃圾材料,无法承受魔焰滔天的。”

  “不需要完整的魔焰滔天,只需要有魔焰滔天的气势就足够了。”林小舟笑道,“一刀下去,风云雷动,不是很霸气?”

  秋蓉笑道,“你的意思是……干打雷不下雨?唔,虚张声势么,有时候还是很有用的。”略一沉吟,眼前一亮,笑道,“既如此,芊羽美女的化羽诀的一些效果,也可以借鉴一下。”

  “那倒不如再加上狼灵的狼群之术了。”海北道,“我虽并未真正掌握狼灵之术,但狼群的表象,也不难做到。”

  林小舟嘿嘿一笑,“空有虚张声势的话,总会被人识破。陆兄善于元神攻击,不如给这法宝添加一些元神力量,多一丝杀气,再配以声势,也是极好的。”

  许心晖翻了翻白眼,看看面前三人,道,“那你们是要给我做一把多大的菜刀呢?”算一算这些人提到的阵法,许心晖觉得自己的菜刀可能会比自己还要大……

  让许心晖有些意外的是,三人讨论炼器的热情极大,竟然没有人搭理自己。他苦笑一声,干脆席地坐在一旁,听着三人相互争论。

  三人之中,论及现在的实力,自然是海北最强,而论及曾经的巅峰,却是海北最弱。但海北却是海北君王,又被困暗无无数岁月,对于修行理论的推想,比之秋蓉和林小舟更强。至于秋蓉,这个曾经的探花郎,对于炼器之法,绝非等闲之辈,更何况,她还有天剑。有这般至宝作为参悟,炼器水平当然会变得更强。林小舟虽然不善炼器,但作为魔族高手,杀人越货的经验十分丰富。杀的人多了,抢到的法宝自然也多。见识过太多法宝,又体悟过天棺之妙,炼制一把符器,自然不过小菜一碟。

  许心晖安静的听着,时不时的插上一句,或说一下自己粗浅的见解,或发出疑问。三人起初没人搭理他,直到林小舟好心解答了一下许心晖的疑问,最终变成了四人的争论。当然,大多时候,许心晖依然只能安静的聆听学习,根本就插不上话。对于三个女子提到的诸多阵法和理论,他也是一头雾水。

  三个女子争论的久了,干脆拿起许心晖的那些廉价材料,开始尝试着实验自己的理论。这样的结果,许心晖就变成了跑腿打杂的小厮。

  不过,许心晖却乐于此道。

  三个炼器高手的思想碰撞,让许心晖受益匪浅。

  三个人不断的尝试,那些本就不算太多的材料,自然是不够用的。秋蓉眼看着材料没了,直接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了两颗二品晶石,丢给许心晖,“去桐林镇买些回来。”说罢,又报出了自己需要的材料的名字。海北和林小舟虽然没有拿出晶石,但也毫不客气的报出了自己需要的材料。

  秋蓉苦笑,又随手给了许心晖几颗晶石。

  好在都是一些廉价材料,需要不了太多晶石,而秋蓉似乎也并不缺晶石。

  许心晖直接骑上飞鸟,直奔桐林镇。掂掂手里的晶石,许心晖觉得,若是用这些晶石直接买法宝,应该也能买到几件不错的符器了。

  不过……

  观看三个高手以最廉价的材料炼制法宝,可是一件难得的好事儿!

  没有储物戒指的他,直接从刘掌柜那里讨了两个大麻袋。装了满满两麻袋的廉价材料,再赶回正气门。

  此刻,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许心晖把材料丢给三人,又帮三人点上蜡烛,之后像个乖孩子一样,守在一旁看着三人捣鼓这些材料。

  一直到了翌日清晨,三人终于合力炼制出了一把菜刀。

  三人的炼器风格虽然迥异,但显然没有人在意法宝的外形。看着手里这把怎么看都像是农妇切菜的菜刀的符器,许心晖有些不放心的看看多少都有些疲惫的三人,问道,“能行?”

  秋蓉呼出一口气,道,“可惜不过是把符器,浪费了不少创意啊。”

  海北道,“确实,若是材料再好一些,用更强大的阵法,或是将其中阵法都加以完善,那就更妙了。”

  林小舟瞥了一眼那菜刀,又看看脸上虽然带着疑虑,但依然有些兴奋的许心晖,嘴角微微扬起,又看向秋蓉,道,“陆兄真是让人惊讶,我真的很好奇,阴阳相合,缘何能够做到?”

  秋蓉有些疲惫的微微闭眼,打了个哈欠,道,“为何不可相合?这世间最奇妙的事情,不就是阴阳相合吗?啧啧……说起来,我好像是最擅长这种事情呢。”说着,竟然还意味深长的瞥了林小舟一眼。

  林小舟一愣,哼哼冷笑道,“是吗?为何芊羽说某人‘不堪一击’呢?”

  “那一定不是说我!”秋蓉正色道,“本人久经沙场,从来都是只有对手求饶的份儿。”

  “嘁!任你胡吹了。”林小舟不屑道,“总归现在也是无从求证。”

  “真正的高手,不需要什么求证。”秋蓉道,“唯憾当初没有跟你较量一下!”

  “抱歉,本尊对你没兴趣!”

  海北苦笑,显然没兴趣跟两个女流氓闲扯,站起身来,道,“走吧,回去了。”

  秋蓉大笑,正待告辞,却一眼看到了许心晖阴沉的脸,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清了清嗓子,道,“那个……陆兄,告辞。”说罢,快步走出房间,跟海北一起祭出飞鸟,绝尘而去。

  许心晖阴沉着脸,看着秋蓉离开,之后才瞪了林小舟一眼,道,“以后少跟秋蓉闲扯淡!”

  林小舟咧嘴笑笑,“吃醋了?”

  “没有。”许心晖道,“只是觉得自己的妻子跟旁人说些荤话很不爽!”

  林小舟大笑着抱住许心晖,低头在他唇上啄了一口,笑道,“行啦,别生气了,以后我见了她,直接无视!行了吧?来,给为娘我乐一个。”

  许心晖有些哭笑不得的推开林小舟,道,“好了好了,我要研究一下我的法宝了。”

  林小舟放开许心晖,看了看他手里的菜刀,笑道,“取个名字吧。”

  “名字?就叫菜刀算了。”许心晖苦笑道,“这菜刀模样,能取什么名字?难听的名字不想要,霸气的名字反而更搞笑,还不如就叫菜刀了。”

  林小舟笑道,“随你了。”说着,亮了一下手镯,道,“我给这手镯取了个名字,叫天环,如何?”

  许心晖啐道,“不得不说,真魔两地,高手是不少,但都是俗人,不管是门派还是法宝,甚至是人名,总喜欢跟‘天’扯上关系。”

  “天为至高,当然跟天有关系才显得霸气嘛。”林小舟摆弄着她的“天环”,忽然眼前一亮,笑道,“不如你的菜刀叫‘切天’吧。”

  “切天?还真是霸气。”

  “是吧,哈哈哈!我也这么觉……”兴奋的林小舟一眼瞥到了许心晖脸上的揶揄神色,止住话头,啐道,“爱叫啥叫啥,懒得管你!”说着,打了个哈欠,道,“我去睡觉了!”

  许心晖笑了笑,看着林小舟的背影,轻声说,“谢谢。”

  他知道,林小舟其实对于研究什么学术性的东西并没有什么兴趣,她之所以陪着秋蓉和海北争论了一晚上,无非就是为了帮自己炼器而已。

  林小舟的身子顿了一下,轻声一笑,回头看着许心晖,柔声说道,“乖。”只是这一脸的柔情终于没有绷太久,转眼就变成了肆无忌惮的大笑,“哈哈哈!本尊是不是特别足智多谋?秋蓉和海北那两个蠢货,直接成了咱们的打工仔。”

  “嗯嗯。”许心晖笑着点点头,挥舞了一下手里的菜刀,许心晖笑道,“好像还挺趁手。”

  林小舟大笑着走了出去,不再打扰许心晖。

  许心晖也便沉下心来,开始好好的研究自己的菜刀。这把菜刀的外观虽然很难看,但其中阵法和材料的选取和融合,却极为高明。虽然不过一把上品符器,但许心晖相信,这把符器,绝对不次于灵器,或许比一般的灵器还要高明一些。更难得的是,菜刀上的阵法虽然繁多纷乱,但却乱中有序。杂乱无章的阵法,竟然相互牵连,形成了一个更大的阵法。

  海天一线!

  海北吹嘘了一整晚的所谓“海北王族不传之秘”,看起来确实有些门道。

  ……

  原本一脸倦色的秋蓉,在坐上飞鸟离开正气门的那一刻,瞬间变得神采奕奕起来。回想起林小舟强忍着不耐烦的情绪,一直跟自己和海北争论,秋蓉不仅叹了一口气。“人道无常,一个杀人如麻的魔头,竟然真的爱上了一个凡夫俗子。”

  海北看了秋蓉一眼,道,“你这是羡慕啊?还是吃醋了?”

  秋蓉淡然一笑,道,“吃醋么……我是没有资格了。我是要灭仙尊的男人!没工夫在乎儿女情长。羡慕么……”秋蓉眺望远方,良久,轻声说,“你不羡慕吗?”

  海北怔了一下,点点头,又道,“即便那小子跟你休戚与共,你也没必要这么帮他吧?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偷偷的将天剑力量,加持在了那菜刀之上。”

  秋蓉看了海北一眼,笑道,“你倒是心细,不如就这么做个女子吧。”

  海北苦笑,道,“或许是我把你想得太好了?你将天剑力量加持其中,并非是为了帮他?”

  秋蓉笑道,“何必把我想得这么阴险?”

  “你不阴险吗?”

  秋蓉脸上依旧保持着笑容,“你又为何将所谓王族不传之秘的海天一线加持在菜刀之上?”

  海北鄙视了秋蓉一眼,道,“因为我信不过你!谁知道将来你有了能力,会不会把我放出来,总不能一棵树上吊死。”

  “你觉得海天一线能破掉暗无?”

  “不能,但可以破掉你困住我的阵法。”海北道,“我试过很多次,发现如果在外部以元婴之力使用海天一线的话,完全可以破掉那阵法。”

  “那你为何不自己以傀儡之身修炼,之后自己脱困?”

  “我们的关系似乎并没有好到我可以什么都告诉你吧?”

  “对哦,所以我缘何将天剑力量加持在菜刀之上,也没必要告诉你。”说罢这话,看到一脸吃瘪的海北,秋蓉大笑,似乎极为兴奋。

  海北微微眯起眼睛,任由秋蓉大笑着,直到秋蓉笑的累了,海北才轻声说道,“你的笑点真低啊。”

  秋蓉点点头,“随便捉弄一下你,就觉得很兴奋,想想还真是可悲。”

  海北默然无语,看着秋蓉的侧脸,海北忽然莫名觉得眼前这个少女,似乎很可悲,很可怜。这可悲可怜之后,还多少有些可敬可叹。

  终于,海北忍不住问起了她已经问过许多次,但总也没有得到答案的问题,“为何要灭仙尊?”

  秋蓉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最终变成了一丝阴冷的杀气,“因为他该死!”

  ……

  仙尊到底该不该死,没有人说得清,但魔族肯定是最该死的。

  陌香终于破开了被探花郎封闭的魔域通道。

  成群结队的魔族,时隔经年,再一次杀入修真界!

  漫天的战火,再一次席卷整个修真界。

  仙童站在一件犹如血月的法宝之上,眼睁睁的看着面前不远处的一个魔族屠杀了一个修真者,眉头拧在一起,不言不语。

  他的身边,天绝老人脸上带着一丝哀怨。“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仙童冷冷一笑,道,“何必管这些庸人,还是想想怎么解决南辰和剑佳人吧。不管最终天剑会归谁,我们也不该任由他们继续缠斗下去吧?”

  天绝老人斜了仙童一眼,道,“怎么?你怕了?”

  仙童大笑,“我只是不想修真界因为一个怨妇而崩溃罢了!”

  天绝冷然,抬头看天,“也许,崩溃了也未必是一件坏事。”

  仙童哼了一声,“最好你真的这么想!”说罢,身形陡然消失,“老东西,轮回边境等你!”

  天绝老人拧起眉头。

  以自己和仙童现在的状况,对付得了南辰和剑佳人吗?更遑论还有个被剑佳人奴役的龙仙——艳无双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悟空追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飞升失败,飞升失败最新章节,飞升失败 78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